上海市徐汇区肇嘉浜路1065号飞雕国际大厦16楼

021 6172 1987

柯蒂斯音乐学院的“秘密”

30年前,俄罗斯传奇大提琴家罗斯特罗波维奇曾说,“柯蒂斯音乐学院是独一无二的,不仅在美国,在全世界也是如此。”今天,迎来90周年庆典的柯蒂斯音乐学院(TheCurtisInstituteofMusic)依然是世界上最好、最挑剔的音乐学院之一。

在费城市中心散步,很容易看到柯蒂斯音乐学院巨大的“C”字logo简洁而抽象地挂在街头。对费城市民而言,这个“C”字无比熟悉,他们每年能享受柯蒂斯音乐学院带来的150多场免费音乐会。柯蒂斯与成立于1900年的美国五大交响乐团之一费城交响乐团、费城的宾夕法尼亚大学、宾夕法尼亚艺术学院,以及众多的博物馆、美术馆一起,营造出这座城市浓郁而厚重的人文气息。

柯蒂斯音乐学院现任院长罗伯托·迪亚斯(RobertoDiaz)在费城交响乐团担任过十年中提琴首席,现在他也是一名中提琴教授,演出和录制唱片从未间断。

2011年,费城建筑师文丘里设计的柯蒂斯大楼全新揭幕,学院面积扩大一倍,宏伟的古尔德排练厅与30多间设备先进的工作室全面启用,并配备了最好的影像与音响设备。假如在天气晴好的日子拜访这幢后现代主义风格的新大楼,你会发现很多学生聚集在五楼的花园露台上,喝着咖啡,在花丛中即兴地拉着小提琴。

“柯蒂斯在费城拥有四幢大楼。光看这些建筑,就能了解费城的建筑史。”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罗伯托开门见山地说。

在费城最昂贵的Locust大街,柯蒂斯占据了两幢豪华的19世纪老建筑。主楼堪称传奇的源头,走进全木装饰的大厅,挑高的天花板装饰着古典主义的实木线条,波斯风格的地毯,造型考究的铁艺,以及柯蒂斯音乐学院创始人柯蒂斯女士(MaryLouiseCurtisBok)的一幅肖像画,都让这里有一种欧洲式的安宁氛围。

在大厅隐约听到贝多芬月光奏鸣曲的琴声,顺着这琴声上二楼,是一间间独立的琴房,最大一间琴房摆放着两台斯坦威三角钢琴,古典沙发、壁炉、油画、波斯地毯,落地窗外静谧的花园,都令人感叹这音乐圣地的舒适与奢侈。

如今柯蒂斯有25间琴房,2间设备齐全的打击乐琴房,还有自己的音乐厅和歌剧院。“每个钢琴系的学生都能借用一架斯坦威钢琴放在自己宿舍。”罗伯托说,光是斯坦威三角钢琴,柯蒂斯就拥有90台。

最令音乐学者羡慕的是柯蒂斯的图书馆。90年来,这间图书馆收藏了超过6.5万册手稿、乐谱和书籍,拥有一百多位作曲家的作品全集。柯蒂斯的学生能在这里找到最权威的乐谱版本,随时可以借阅图书馆内的3.3万套录音和录像资料。

与学术资源上的奢侈相对应的是,所有考进柯蒂斯音乐学院的学生,都享受全额奖学金。而且,学生在柯蒂斯的学习时间是完全开放的,如果你学两年觉得差不多了,随时可以毕业,也有人学了12年才离开学校。每年,全球仅有170名左右的学生经过苛刻挑选进入这所学院,录取率通常为4%。以作曲系为例,去年的申请人数为90人,最终仅录取一位。

柯蒂斯培养出了指挥大师伯恩斯坦、天才小提琴家希拉里·哈恩,也培养出令世界瞩目的中国钢琴家郎朗、王羽佳和张昊辰。有一个数据称,美国最优秀的25支交响乐团的首席音乐家,17%毕业于柯蒂斯。在费城交响乐团,至少1/3以上的乐手出自柯蒂斯。

郎朗最近接受《人物》杂志采访时回忆自己刚进柯蒂斯的惊讶与自卑,因为“遍地都是天才”,他一度不敢在学校的圣诞音乐会上登台,“咱们练的都是死的东西,人家弄的都是活的东西,差距很大”。

11月7日晚,《第一财经日报》在费城基默尔艺术中心后台休息室遇到王羽佳时,这位27岁的钢琴家正准备登台与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合作当晚的音乐会。“每次回费城都像回家,毕竟我在这儿生活了六年。”王羽佳说,离开柯蒂斯的时间越长,越能感受到这里带给她的影响,“我15岁考上柯蒂斯,它给了我很多灵感,对我演奏上的思想有很多激发。我们当时弹很难的曲子都有很好的心态,只是为了探索,很快乐,很享受。”

柯蒂斯音乐学院最为著名的,就是“以练代学(learnbydoing)”的教育方式。王羽佳记得,学院每隔一天就有一场音乐会,每个学期开学前,学生就会订好哪天将登台演出,“我们很期待每一次的机会。柯蒂斯不像其他音乐学院,它更注重登台演奏。很多老师本身就是演奏家,我们也能学到现场的经验,毕竟在琴房练琴和舞台上演奏是完全不一样的。”每个周六,她与同学都会领到费城交响乐团的免费音乐会票,坐在音乐厅的二楼,听当时的音乐总监艾森巴赫指挥。

1924年10月,柯蒂斯女士创办音乐学院时,初衷是要帮助那些读不起书的音乐天才。柯蒂斯女士并非音乐专业出身,却提出“一个极具音乐天赋的孩子,从一开始就应该师从最好的老师”,她期望为全世界的音乐天才带去免费教育,期望音乐学院仅以艺术水准录取新生。从创始之初,柯蒂斯就确定每年仅招生160人左右的数量。这个数字来自一个完整的交响乐团编制和一出歌剧演出所需的人员规模,以及钢琴、吉他、作曲、指挥、管风琴和羽管键琴专业的有限人数。

所有严苛的传统都坚持了90年。当问及罗伯托,可否以进修的身份缴纳学费进入柯蒂斯学习,他笑着摇摇头,“很遗憾,不行。柯蒂斯是全球最严谨的学校之一,我们对自己的历史与传统非常认同,我们要确保每一位学生可以专注于音乐的学习。”为满足更多人学习音乐的需求,柯蒂斯于去年秋天推出免费在线课程。在全世界的音乐学院中,这还是首例。

罗伯托说,今年柯蒂斯音乐学院招收的177名学生中,有20多位是中国人,每个专业都有中国学生。他曾带领柯蒂斯室内乐团到北京、上海与天津巡演,发现古典音乐在中国非常受重视,他也由此感受到一股来自中国的浪潮,“不到20年时间,中国音乐人才涌现出来的数量很惊人。过去20年,日本和韩国曾经出现这种现象,现在,古典音乐的浪潮在中国。”